wj丶vc旺角·透视B站试水内容付费:矛盾的商业化之路

2020-01-11 14:16:54

wj丶vc旺角·透视B站试水内容付费:矛盾的商业化之路

wj丶vc旺角,本报记者 张惠芳 张靖超 北京报道

10月30日,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NASDAQ:BILI)在其应用内上线了“课堂”板块,目前上线的课程包括独家课程、职场技能、兴趣爱好、学习刚需等类别。其中张召忠的《局座的国际战略课》10期共售价75元,截至11月7日播放量达54余万次。

因担心付费课程推出或将导致免费学习视频的下架,不少用户对B站此举并不看好。一位曾在B站任职的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在国内付费习惯需要慢慢养成,B站大会员刚刚推出的时候很多用户反对,现在大家也接受了。B站现在面临的难点是商业化。B站CEO陈睿曾在一次年会上说过,B站的人设比较高,所以商业化道路相对比较难。

B站在探索商业化的过程中还面临着用户对社区的内容质量下滑的质疑。

付费是否冲击免费课程

陈诚(化名)已经是B站8年的老用户了,从2011年开始在B站上看动画。他告诉记者,过去数年在B站的免费学习区看了很多有用的知识。工作后,偶尔也会在B站上看视频学习职业技能。

但对于这次B站推出付费课程,陈诚并不看好。

他认为,B站的审核人员不是全领域人才,可能没法一一甄别课程的质量和专业度。如果一个视频存在注水的的情况,放在免费区,用户会用点击量和弹幕去评判这个视频的质量,但如果放在收费区,很多人可能付费后因为不想浪费钱而逼迫自己学完,最后造成时间与金钱的双重浪费。如果遇到极端情况,付费课程的质量确实很差,用户又该如何维权?

另一位B站6年的用户也持有类似的观点。他认为很多人在B站能学习是因为学习区的视频质量高,最开始因为免费,B站吸引了一大批用户,后来低龄的青少年涌入,这部分用户群体对付费相对比较敏感。知识付费没有问题,但B站这样做比较容易引起用户的不满。如果因为知识付费而下架免费视频,那用户可能会选择更加专业的平台。

对此,B站方面回复本报记者称,“课堂”频道的付费内容是B站原有内容形式的补充,与其他已有内容和产品均不冲突。

一位目前在B站学习考研课程的用户对B站做付费课程表示可以接受。

她称,B站免费学习区的一些视频是B站用户搬运其他讲师或者机构的网课,有可能给平台带来版权纠纷。而且有些视频并非最新的内容,知识没有及时更新,如果能做成付费课程的话,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证内容质量。

“B站还在亏损,大会员(B站的付费会员)一个月才15元,而且B站用户在B站上学习已经很常见了,它具有做知识付费的基因,现在做这个可以理解。”她说。

在陈诚看来,如果做付费课程,最后的结果可能是学霸、讲师把免费区的视频下架,再把视频投到付费区,但B站可以将知识付费作为营收的一种渠道。

商业化之忧

此番试水知识付费或是B站商业化的一种途径,加快商业化步伐也是B站当下需要解决的难点。

陈睿近期在接受《晚点》记者采访时曾提到:“在中国低于100亿美元这个体量的内容平台都将被淘汰,100亿美元意味着公司收入至少要100亿元人民币一年。我提的不是一个‘目标’,而是我过不了这根线我会死。”

2015年至2018年B站的净收入分别为1.31亿元、5.23亿元、24.68亿元、41.29亿元;2016年至2018年净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99.24%、371.89%、67.30%。

根据B站5月披露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尽管B站的营收、MAU(平均每月活跃用户)、MPU(平均每月付费用户)均有所增长,但B站的亏损也在扩大。第二季度B站净亏损为3.15亿元,2018年同期为0.70亿元,同比增长350%。

B站商业化面临的难题除了亏损,还有“去游戏化”。

在2018年上市后的首份财报电话会议上,B站高管曾表示,预计在未来3到5年内,B站总收入的大约50%会来自于在线游戏,也就是说接下来的3到5年内,营收结构的多元化将是B站的重要目标。

2018年底B站入局电商领域,宣布将在自有的IP商业化运营、UP主内容电商等方面与淘宝展开合作。2019年10月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在“万物皆可B站”AD TALK 2019营销大会上宣布,2020年B站将向所有品牌合作伙伴开放生态,这也被外界视为B站商业化加速的标志。

尽管2019年第二季度B站电商、广告等业务均有所增长,但游戏收入占营收的比重仍在50%以上。

用户增长与社区内容的矛盾

商业化之外,B站的社区内容近来也受到部分用户的质疑。

B站UP主楚凝愁(B站ID)从2010年接触B站,有过失望,但B站现在是她手机里唯一的视频App。

“B站最开始是一群二次元爱好者的小众圈子,但是B站用户扩大后,‘哔哩哔哩动画’改为‘哔哩哔哩’,二次元反而显得有些小众了。”楚凝愁说。

陈诚现在对B站有些失望,他认为,B站和日本的NicoNico类似,但是后者能在保证自己二次元特色的情况下,成为日本最大的视频网站,而B站的二次元却在被冲淡。他称,自己B站账号的收藏夹很大,最早收藏的视频都是他小时候喜欢的二次元内容,但是现在打开收藏夹拉到最早,很多曾经收藏的二次元视频都已经下架或被删除。B站之前二次元相关的视频占据大部分的版面,二次元内容的比例少了很多。

对此,上述曾在B站任职的人士表示,产品和用户其实是双向选择的。B站早期的种子用户是二次元用户,当时B站也有意去迎合用户的需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的用户产生了新的需求,B站有能力满足,也就去做了。

2018年B站陆续推出“创作者激励计划”等多种计划,扶持高质量内容创作者。但有声音认为,B站的“创作者激励计划”吸引了一些营销号,产生了一些低质量的视频。

“‘创作者激励计划’的出发点是好的,希望借助一定的奖励,鼓励UP主生产原创内容,但确实有一些营销号为了利益涌入,拉低了B站视频内容的质量。”楚凝愁说。

B站方面对本报记者表示,“创作者激励计划”是针对优质内容创作者推出的正向激励政策,由B站拿出现金来补贴创作者,以此减轻UP主内容创作的成本与压力,鼓励更多优秀的原创内容的产生。截至2019年6月底,已经有超过16万名UP主凭借高质量原创作品从中受益。B站官方认为不存在由于激励计划的展开会导致内容质量下滑的情况。

楚凝愁也提到,其实每一个在B站上传的视频都会先被审核再发出来。但现在B站用户很多,如果每个视频都一个个细节去检查,需要付出大量的人力成本,因此平台很难保证所有视频的质量。如果用户看到不合规的视频也可以举报,在她看来B站的举报系统处理速度比较快,有时候5分钟就可以解决举报的违规问题。

在上述曾在B站任职的人士看来,用户增长和内容质量之间的权衡是很多公司都无法实际解决的问题。B站的发展相对比较克制,没有为了增长一下子放很多用户进入,还是尽量在维持社区的属性。

365bet提现多久到账